7x24小时免费电话:138-0000-0000
正规在线网上基础炒股票配资交易知识平台
  • 关键词不能为空

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 > 期货配资 > 「鸡蛋 期货 暴跌」做鸡蛋期货一手需要多少钱

「鸡蛋 期货 暴跌」做鸡蛋期货一手需要多少钱

admin
11月26日铜价是多少:金融属性助推,铜价奋力上攻 一、上周基本金属市场回顾小结 11月,大宗商品火爆行情再度白热化,在黑色、化工品强势反弹之后,有色金属也加入了报复性反弹

11月26日铜价是多少:金融属性助推,铜价奋力上攻

一、上周基本金属市场回顾小结

11月,大宗商品火爆行情再度白热化,在黑色、化工品强势反弹之后,有色金属也加入了报复性反弹之中。其中铜和镍最为强劲,短短不到一周反弹幅度都超过10%。

为何季节性铜价反弹力度没有这么大,反而是在季节性淡季铜价出现超预期反弹呢?我们认为,与整个宏观环境切换有关,目前我国宏观环境在PPI转正之后已经快速切换为再通胀阶段,而高收益“资产荒”和充裕的流动性导致的资产配置需求又加快了周期切换的进度。不过,由于商品价格最终取决于供需基本面,以及资产价格泡沫触发的政策干预风险上升,铜价后市很可能是先扬后抑。

二、供需基本面不足以推动铜价大涨

从库存来看,LME铜库存自9月30日创下年内高点372225吨之后开始回落,直到11月9日降至282600吨,下降了89625吨,而上期所铜库存在9月30日时对应的是自上半年以来的低点,并在10月11日增加了2万吨库存,这可以解释为季节性旺季LME铜库存流入国内。

自10月下旬开始,上期所铜库存和保税区铜库存双双回落,这时候COMEX铜库存大约增加了2000吨,部分铜库存消失我们可以理解为有需求容纳了。但是从10月下游订单来看,铜管、电力电缆并不比9月好,因此我们可以将这部分库存解释为投资需求。

从产量来看,数据显示,10月国内精炼铜产量为65.3万吨,较去年同期下滑5.8%。但是产量少量减产不足以引发铜供应缺口。其次,我国铜每月消费75万吨左右,而10月虽然未锻造铜和铜材进口同比下降14.7%,通过比例测算,10月精炼铜进口量应该不低于20万吨,那么可以推断出铜供应是充足的。

从铜加工行业来看,铜杆企业10月开工率较9月略有回落,整体开工率回落1个百分点左右至67%,其中总产能在25万—40万吨的大型企业开工率下降2个百分点。

三、通货膨胀“神助攻” 铜价继续补涨

我们认为,2016年前三季度需求好于去年同期是铜价持稳回升的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高收益“资产荒”和充裕的流动性带来的资产配置需求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铜及其他大宗商品。

而资产配置需求推升了大宗商品价格使得中国再通胀回归。回顾历史上几次通胀周期,中国主要经历了三个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周期(需求驱动)、服务业上涨周期(劳动力上涨带来的成本驱动)和资产价格驱动(居民部门加杠杆驱动)。

而引发2016年下半再通胀的因素有两个:一是货币宽松,导致M2/GDP上升斜率加大。尤其是其他包括发行政府债、企业债、银行结构化产品等都使得广义货币流动性加速扩张;二是供给侧改革和产能过剩部门去产能导致上游工业原材料供应紧缺,推升资源型商品价格上涨,尤其是煤炭,从而对于整个工业部门起到了成本驱动型上涨。

图表1:LME铜库存 VS LME期铜收盘价

图标2:剔除(食品、能源)核心CPI VS LME期铜收盘价

免责条款

本报告基于湖南矿交所认为可靠的公开信息和资料,但我们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均不作任何保证。湖南矿交所可随时更改报告中的内容、意见和预测,且并不承诺提供任何有关变更的通知。

本报告中的内容和意见仅供参考,并不构成对所述商品的买卖出价。投资者应根据个人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和需求来判断是否使用报告所载之内容,独立做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相应风险。我公司及其雇员不对使用本报告而引致的任何直接或间 接损失负任何责任。

湖南矿交所全称湖南国际矿产资源交易中心,是经湖南省政府批准的矿产资源现货电子交易平台,由正威国际集团与郴州市人民政府共同发起设立,总部位于郴州国家级高新区。公司控股股东正威国际集团是有色金属全球化公司,2016年世界500强190位。立足于郴州的有色金属资源,服务有色金属开采、生产、加工、制造、贸易企业,打造国际矿产资源交易中心、检测评估中心、金融服务中心、贸易结算中心,形成“有色金属郴州指数”。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湖南矿交所微信公众号:hgmrec

11月26日铜价是多少:从天堂明星到末路囚徒:铜市大佬刘其兵的期货人生

导语:”他可以说是那两年全球最出色的交易员,因为是刘其兵首先发现并最终制造了期铜的这轮超级牛市”,一个来源不明的评论如是说。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这也许是个无解的命题。

2008年4月,“刘其兵” 这个曾经响亮的名字,时隔两年半后再度被公之于众时已不再引起慌乱,尽管仍疑窦丛丛。如同许多捅了大篓子的人一样, 他曾经被视为失踪甚或是死亡。

如今站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一审被判7年徒刑的他自然早已不复“明星交易员”的荣耀,但原国储调节中心副主任、法定代表人吕嘉范同时被判刑6年,这个耐人寻味的情节,表明刘也绝非当年被贴上“流氓交易员” 个人行为这个耻辱的标签那么简单。

然而,根据法院判决,“刘其兵于 1999 年 12 月至 2005 年10月, 在担任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进出口处副处长、处长及国家发改委物资储备调节中心处长期间,违反国家对国有单位进行期货交易的相关规定,将该中心资金用于境外非套期保值的期货交易,致使发改委物资储备调节中心损失折合人民币 9.2亿元”, 已足以使他牢牢地被拴在国内重大衍生品交易丑闻录的链条上。

1天堂里的“明星”

2005年11月14日,《华尔街日报》 网络版刊登的一篇名为“ChinaCopper Trader Missing”(《中国铜交易员失踪》)的文章,使“Liu Qib鄄ing”一夜之间为全球瞩目。 其时,很多 中 国 媒 体 甚 至 都 不 清 楚 “LiuQibing”到底是哪三个字,以至于不少报道写错了名字。人们从身边有限的线索、甚至不惜远赴英伦去探询刘其兵的底细,但这位“说话不多,很多时候,就是你路过他身边,他都不会跟你打招呼”的神秘交易者为人知之甚少,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交易员看来,“刘是一个非常自在、随和、财富不外露的家伙”;在他的中国同行看来, 刘的沉默寡言与深居简出,表明了他具有“干大事”的禀赋。“

他可以说是近两年全球最出色的交易员,因为是刘其兵首先发现并最终制造了期铜的这轮超级牛市”,一个来源不明的评论如是说。

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这也许是个无解的命题。 但显然,对于 1994年 3月进入国储局,1995 年即获得难得的机会去伦敦金属交易所实习半年的刘其兵来说,他不仅在仕途上一路平坦,其不算长的交易生涯也可谓堪逢盛世天堂。根据《财经》杂志的报道,1997 年 7 月,国储局同意刘其兵所任职的国储调节中心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业务,刘被授权为国储调节中心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开立交易账户的交易下达人。

自1998年始, 国储调节中心通过LME进行自营期货业务,并在英国标准银行、AMT 等期货经纪公司开设了多个期货交易账户,具体工作由刘其兵负责实施。 仅仅1年后,铜市开始触底,并慢慢回暖。

据报道,刘其兵在这轮牛市启动之初就开始积极做多, 从铜价 1000多美元到3000美元期间, 他做得非常顺手, 瑞银集团伦敦金属分析师Robin Bhar 向 《财经》 表示,在2002、2003年间,当铜的价格还在每吨1600美元时, 刘其兵曾买入现货运到中国; 在2004年铜价涨到每吨2800美元时,刘将其卖出,获利颇丰。

而刘其兵更擅长的是在上海期交所与 LME之间做反向套利。 尽管上海期铜一直是跟随 LME 走,被称为“影子市场”,但两个市场之间每吨有上千元甚至上万元价差, 因此这种套利行为较为普遍。 由于国储局强大的现货背景, 刘的一举一动更使跟风者众,因此,据称一度“国储调节中心在国内市场获利超过 7亿元人民币”。

2末路上的“逃兵”

不过从铜价涨上 3000 美元开始,以熟练的技术分析著称的刘其兵认为大跌在即, 于是不断地在LME开空仓。 据称在2005年末事件爆发之前,2003年下半年,刘曾有过一次爆仓并因此有过第一次出走,但吕嘉范将其劝回。

2004 年中国实施宏观调控后,受国内需求大幅下降的影响,国内铜价于下半年开始下滑,这加深了刘其兵看空铜市的判断。据称,至2005年9月中下旬,刘其兵已累计开出8000手空仓合约,其中致命的是投机性极强、 风险巨大的结构性期权空头头寸。 然而事实上是,铜价由2004年3月初突破3000 美元/吨开始启动,一路狂奔 (到2006 年 5 月中旬达8790 美元/吨)。 与前一年另一起衍生品交易丑闻的主角———“中航油事件”始作甬者陈久霖相类,这样敞口的巨额头寸很快就被国际资本大鳄盯住, 一出壮烈的逼空行情由此上演。

刘其兵的空头开得越多,铜价就涨得越快,2005年9月,LME铜价从3500 美元/吨上攻至 3700 美元/吨。而至合约到期前, 铜价已经突破了4000美元/吨。至此,刘其兵的的确确成为了一轮“铜牛”的制造者。

2005年10月,刘其兵留下一封遗书后失踪,起初伦敦的传言是这位交易员在“度假”,至当年11月14日《华尔街日报》网络版的报道后两天,国储局“有关人员”出面否认了交易员失踪的说法,并指出刘其兵并非国储局工作人员。

但有关方面的说法并非没有依据,因为国储局是国家机关,本身不能进行经营活动,因此1994年,国储局出资成立了国储调节中心,该中心属于经费自理的事业单位。

这个说法引起了多家为刘其兵提供授信的国际经纪商的恐慌,尤其是国储局方面表示刘其兵的交易是个人行为,他提供的授权书是伪造的,这意味着国储局方面可以不必承担任何损失。 据悉,包括英国标准银行、摩根士丹利等在内的 8家经纪商于2005年11月底联袂赴京,与有关部门进行谈判, 时间长达 3 个月之久,最后的结果是,双方各自承担一半的损失。

与此同时,国储局的“自救”也在展开。 2005 年 10 月,国储部门开始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增加铜库存;10 月 26 日,国家发改委发文《抑制铜冶炼行业盲目投资, 促进铜工业健康发展》;11 月 11 日,国储局官员一反常态地公开声称国储局目前手上共掌握了 130 万吨铜;11 月 16日~31 日,国储局先后三次通过公开拍卖,向国内现货市场抛售铜。 然而前两次还带来了铜价的回调, 最后一次拍卖时, 结果却是 LME铜价再次创出 4255 美元/吨的新高,上海期铜的两大主力合约亦均创出历史高点。 至此,国储局惟有长叹“尽人事,知天命”!

据一些熟悉刘其兵的人士认为,“以刘的为人, 他不会不请示上级领导就私自进行交易”; 刘在大学时的班主任叶老师亦表示:“如果是我了解的刘其兵,他做出这种事情很难让人理解。 ”

刘其兵1968年出生于湖北省黄陂县刘集乡, 幼年丧父, 家境贫寒。“又刻苦,成绩又好”的他 17 岁考入武汉大学世界经济系。 在叶老师眼里,刘其兵的“思考很独立。 ”

毕业那年,成绩优秀的刘其兵本是可以继续攻读研究生的,但出于早日自立使母亲能安享晚年的想法,他受到叶老师的推荐,选择了去应聘国储局的招考,并成为那年在武汉大学惟一一个被国储局聘用的人。

对于一个贫寒的乡下孩子来说,这样的命运改变无异于一步登天,然而造化弄人。

2005 年12 月21 日, 刘其兵留下的合约到期交割日,LME铜价波澜不惊,一场大战硝烟似已散去,只留下静静的战场。

2006 年6 月21 日,“逃兵”刘其兵在云南昆明书林街富邦花园的一套住房内被捕。

3刘其兵的“红”与“黑”

“明星交易员”刘其兵近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被判处7年徒刑,事隔国储铜在伦敦金属交易所期货期权巨亏两年后再度引人注目,作为关注这一领域的相关各方,确有许多值得思考和借鉴之处。

从事件的发展和披露的资料判断,刘其兵即便上诉至高院也难逃囹圄之灾,争论的焦点无外乎集中在交易决策是个人行为还是政府意志上面,亏损是按一个什么标准来核算的,以及事发之后刘是否存在故意逃避?

刘其兵的故事,与我们已经熟知的中外交易丑闻相比并没有多少离奇之处,手法上也不存在多少“创新”,损失金额虽近10亿,若是与中投入股黑石的浮动亏损相较,恐怕也令当事人多少有些心潮难平。

但如果我们把这一事件放在中国不可阻挡的消费需求和大国崛起背景下,放在国人参与国际金融商品市场和国内相关市场起步较晚、时间较短上来考察,就会清醒明白许多。中国人做生意看的是世故人情,比的是谁后台硬,商业原则和契约精神远未深入人心,而潜规则无处不在,身边每天那些热热闹闹的招投标会背后,谁知内幕几许?

偏偏期货市场被称为贸易的最高形式,交易规则相当透明,盈亏每天都计算到小数点后两位,就单一账户而言,能够自欺,却无法欺人。 国储局作为国家行政部门,理应起到物资紧张时供应市场放储平抑价格,物资充足时收购入库以备今后不时之需。 当伦敦铜折算进口价小于上海期货市场铜价时,买伦铜卖沪铜,再加上国内现货市场是最终需求方,国储局的套利行为当立于不败之地———即使套利最终无利可图,也能在国内现货市场迅速卖出。

而自2004年起, 这一天平倾斜了,伦敦铜折算进口价明显高于沪铜,国储局最终丧失了应有的立场,开始从事所谓的反向套利———卖伦铜买沪铜,这相当于把国内的铜卖到国外,而中国由于电力行业的急剧扩张正张着大口需求精铜!

我们不清楚这一关键决策是如何做出的,从刘其兵的顶头上司吕嘉范同案获刑来推断,至少不是他一人拍的脑袋,这很可能是让刘最终觉得委屈之处。 乡下孩子刘其兵的成长经历,有着现代中国从草根到庙堂的典型奋斗缩影,考入名牌大学进而获取一官半职是他们曾经悬梁刺骨、曾经饱受基层官僚欺压后对权力的莫名崇拜和渴望,而一旦真的获得上司赏识出任要职时又十分害怕失去。

笔者之所以在本文开头“明星交易员”五个字上打引号,是窃以为刘其兵既非“明星”,也非传统意义上的“交易员”,他充其量是位顶着“红帽子”的颤颤兢兢的政府官员,“听话” 是他呆在那个位置上的前提,即便他在求学期间被老师认定为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但最后就职的环境却未必给他独立思考和果断决策的条件。

躬逢其盛时,当然也有呼风唤雨的派头;而当事情败露后,他也理应承担更大的责任———国储局曾经否认他是属下工作人员,并因此而获得与国外经纪公司磋商时的主动,从而让后者平分了相应的损失。从国家利益的角度考虑,这是值得庆幸的,但若将“手法”拔高到所谓东方智慧的话,那么很可能在弹冠相庆之际又一次错过了检讨自己的机会。

政府究竟应该在经济中扮演什么角色?制度设立后为什么形同虚设?在交易市场中,越是大的机构,越容不得半点差池,最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一步走错,满盘皆墨,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刘其兵与另一位有类似境遇的陈久霖将分别在中国和新加坡的铁窗下切身体会这一点;而从更大的层面来说,又将如何体味?

为了这篇评论,笔者费尽心机地寻找刘其兵的影像,但在互联网时代,如此响亮的一个名字竟然找不出一张照片,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11月26日铜价是多少:最近铜价为什么猛涨??

铜价受靓丽宏观经济数据、矿山纷扰、废铜环保和质检趋严以及下游消费“淡季不淡”的影响,料后期铜价将延续震荡上涨态势,但同时受精铜产量上涨及房地产降温的影响,上涨动能有限。

六组女团已确定出演2019AAA,11月26日越南河内!

9月19日,据多家媒体报道,Red Velvet-TWICE-MOMOLAND-请夏-LOONA-ITZY- (G)I-DLE确定出演将于11月26日在越南河内国立竞技场举办的“2019 Asia Artist Awards”,以高完成度的表演和多彩的魅力备受国内外粉丝们的喜爱的韩国女idol们将带来怎样的精彩舞台,期待。(51韩团 原创文章)

全网唯一专注韩国女团公众号:韩国女子组合

相关阅读

与本文更多相关文章

关键词不能为空
智能产品

家用扫地车产品推荐